一場比燒錢速度的電動車造車競賽 【中國TESLA】NIO蔚來汽車的未來

2020年06月11日
專欄作家吳居叡/
G Wu/ 任職於台灣汽車產業,擔任顧客體驗經理。
經歷:上海璞銳公關策劃諮詢公司新聞服務經理、瑞典商思康Semcon資深汽車市場/技術信息顧問、美國KleenSpeed電動車系統公司市場/媒體負責人,並曾任職於Auto-online台灣汽車線上情報網、台灣納智捷汽車。為汽車狂熱分子,關注亞洲職場現況。
著有:他是玩真的!:「鋼鐵人」伊隆‧馬斯克改變未來的10種能力 (與Vista和Mario Yang合著)。
部落格: ghisland.com

隨著TESLA於2019年交付Model 3並且實現首次季度營利,2020年市值一度逼近1,600億美元,躍升成為市值第二的汽車公司。這家令人稱羨的企業,很難想像旗下僅有3種市售車型(Model S、Model 3以及Model X)。許多車廠前仆後繼的想要複製TESLA的成功模式。電動車,一個無論是傳統車廠或者是新創車廠都擠破頭想要進入的產業。其中,又以中國大陸品牌最盛。然而這邊不能不提到,具備類似背景的NIO蔚來汽車。



 
蔚來汽車 (NASDAQ:NIO),前身為NEXT EV,2014年由李斌、劉強東、李想、騰訊、高瓴資本、順為資本等互聯網企業、投資機構和企業家聯合創立。創立之初還獲得淡馬錫、百度資本、紅杉資本、厚樸、IDG、聯想集團等數十家知名機構的投資。前身NEXT EV承接了電動方程式錦標賽(Formula E)的中國車隊(China Racing),於2014-2015年開始參與電動方程式賽事至2018-2019年賽季。
 
和燃油車無異,電動車也同屬車輛製造產業,一個進入門檻極高,並且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和技術的產業。蔚來汽車憑藉著主要創辦人李斌的一頭熱,品牌成立之初分別在中國上海、英國、德國慕尼黑、美國矽谷等地成立據點。總部設於上海的蔚來汽車同時也是研發中心;英國則為極限性能研發中心;德國慕尼黑的造型設計中心;以及美國西岸灣區矽谷的北美總部。相比TESLA創立之初僅僅是位於美國西岸灣區矽谷Palo Alto的一家小公司,蔚來汽車手筆之大令人咋舌。
 
要說TESLA的風光,那是花了七年的時間才成為繼1956年美國FORD福特汽車進行IPO首次公開募股後,美國54年來第一家進行IPO的汽車製造商。蔚來汽車自2014年成立以來,僅花了一半的時間,便在2018年於美國Nasdaq進行IPO。這也難怪市場上普遍稱蔚來汽車為中國TESLA。不過也正因為如此,蔚來汽車被賦予重望,在電動車產業中逐漸成為了一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中國品牌。

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成立不過六年的中國電動車品牌,在2018首款量產電動車ES8上市之後,從雲端跌落谷底,累計虧損達57億美元(約新台幣1,766億元)以致2019年險些下市而前途堪慮?

1. 投身燒錢的賽車運動
賽車,一向都被認為是富人的運動,因為包含研發、測試、車手薪水等,車隊若無充沛的資金,很難在賽事中嶄露頭角。雖說蔚來汽車僅用了TESLA一半的時間就完成在美國NASDAQ進行IPO的創舉,但其燒錢的速度比起TESLA,那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TESLA一向不熱衷於賽車運動,但對李斌來說,擁有汽車網路媒體背景的他,深知賽車對於品牌力的加持。正因如此,蔚來汽車對於賽車運動的投入相對積極。從2014-2015年賽季開始,NEXT EV TCR蔚來車隊就投入了Formula E賽事。成立當年就拿下了車手冠軍的殊榮,在車隊成績方面則為年度總排名第四。隔年賽季更是進一步的研發自己的動力系統參賽。這其中,資金就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2. 好大喜功的品牌宣傳
2016年成立18個月的NEXT EV蔚來汽車,選在英國Saatchi Gallery薩奇美術館推出了新英文品牌NIO以及電動超跑EP9。這部在上市之初就已經在德國著名的「綠色地獄」紐柏林北賽道、法國保羅·里卡德F1賽道以及上海上賽道紛紛創下最速電動車單圈紀錄的電動超跑,總共只產了16部。這似乎僅僅是蔚來汽車用來「吸睛」和「吸金」用的話題性產品,其目的只是要告訴世人:蔚來汽車出產的電動車才是最快的電動車。同時先前文中所提到,蔚來汽車創立之初在四個國家分別設立據點,這樣大張旗鼓的投資是否有其必要?還是這一切就如同那部EP9電動超跑一樣,宣示、宣傳意義大過於實質效益?值得探究。
 
3. 產品初期妥善率欠佳
賽車之於品牌固然能夠引起市場注意,但一個電動車品牌最重要的本質還是得回歸產品面。賽車燒錢眾所皆知,然比起研發一輛全新車款所花費的資金,僅能說是九牛一毛。2018年,蔚來汽車迎來旗下首款量產車型ES8上市。這部定位為大型七座的電動休旅車,沒有TESLA Model X浮誇的獵鷹式車門,自動駕駛的功能也還跟不上前輩的水準,有的是原廠號稱擁有強大AI人工智慧的NOMI系統。可惜的是這套蔚來原廠引以為傲的系統,初期因為系統過於複雜操作不易、品質不穩定等問題,無法成為促進銷售的利器。ES8上市之初,車主們還遭遇了影音系統螢幕變黑、系統當機、車門把手無法彈出、車側後視鏡折起再打開鏡面角度會改變、空氣懸吊系統無法自動升降、影音系統無法控制收音機、甚至是電池無法充電、電池起火等問題。其中蔚來汽車更在2019年上半年召回約4,800輛車,這個數字可佔了總銷售量的20%以上,對於品牌銷售揮了一記重拳。
以上種種原因,讓蔚來汽車在2019年,累計虧損達57億美元(約新台幣1,766億元)。比較起2003成立的TESLA,16年來的虧損也「僅」50億美元(約新台幣1,549億元)。這燒錢速度可是TESLA四倍之譜。
 
為了挽救品牌,蔚來汽車在2019年下半開始採取了許多補救措施:先是在2019年7月31日,將旗下蔚來汽車中國車隊(NIO EV TCR Formula E Team)出售給上海力盛賽車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NIO 333 Formula E Team);2020年更是大動作的進行融資,2020年4月底宣布由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公司、國投招商投資管理公司和安徽省高新技術產業投資公司等國家資本領投,融資 70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300 億元),並且將蔚來中國總部從上海嘉定搬遷至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
 
在銷售量方面,隨著2019年新車款ES6的上市,全年的銷量一舉來到了29,076輛(其中ES8 佔8,872輛、ES6佔20,204輛)而2020年第一季的銷量則為超出預期3,838輛,雖然不若TESLA 2019年全年銷量的36萬7,500輛亮眼,但對於原本已經命懸一線的蔚來汽車不啻為好消息。
 
目前這場比燒錢速度的電動車造車競賽,來自中國的除了蔚來汽車外,還有此前深陷資金疑雲、由前樂視網董事長賈躍亭創辦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遽聞近日已獲得美國聯邦政府超900萬美元現金援助;而前內華達州副州長兼財長Brian Krolicki也正式出任法拉第未來獨立董事。至於何時才能見到法拉第未來的首部量產車?我想就和賈躍亭何時能回到中國一樣,遙遙無期。
 
為了對得起「中國TESLA」的名號,蔚來汽車已然成為了中國官方、民間力捧的電動車新星。李斌,這位和TESLA的CEO Elon Musk同為網路新貴的蔚來汽車創始人,能否帶著電動車大夢一路向前?值得期待。21世紀第三個十年,這場發生在中國的電動車造車競賽,隨著蔚來汽車的股價逐漸脫離谷底,正上演著精彩的一幕。